Kiki

es杂食~凛泉凛,爱他们一辈子
随机掉粮,欢迎勾搭投喂

【凛泉】撸猫

七夕一起来撸猫泉,很不正经的一篇撸猫。(跟风的我

-----------------------------------------------


精心挑选的暗色窗帘尽职尽责地把全恼人的光线挡在房间外面,外面早就已经是日上杆头,屋子里两个疲劳过度的人还窝在被子里没日没夜地睡觉。

休息日,休息日,嗯休息日。

濑名泉翻了个身准备睡个回笼觉,意外的是来回翻了半天也没和身边那只笨熊来个粘粘糊糊的身体接触——今天那只笨熊还能早起转性了不成?

于是,灰色的布偶猫甩了甩自己蓬松的大尾巴在床上伸了个懒腰。

濑名泉睁开自己那双湖蓝色的眼睛,朔间凛月的确还在旁边死睡,但是这个距离怎么有点不对劲?话说...

【凛泉】Miserable Plight

海妖泉paro


番外篇(含车):时间在正篇之前,但是阅读顺序随意,图片p

我连全图片都被lof屏蔽炸了......(请直接移步链接)

微博更正:p2番外,p3正篇

【凛泉】蛇本性淫

纯车

主题是【蛇本性淫】的蛇泉设定

蛇泉具有近似双性的特征

其实他们都是千年老司机

--------------------------------------------------------------------------


连接版(图片)

【凛泉】Little Children--misty(4)

Pay Addition

钢琴师栗子×母亲泉
孩子是亲生的,非abo世界观(强行理解:部分男性分化成了B) 

孩子们对泉的称呼是“妈妈”

-----------------------------------------------------------------------------


琴键的触感和低沉的琴音总是能把朔间凛月带去到平静而清冷的境界里,一个寂寥而孤独的世界,一个独属于朔间凛月一个人的世界,一个囚禁着他的世界……


在千千万万个夜晚里,在连清冷的月光都不曾怜惜的房间里,朔间凛月都是一个人坐在钢琴前麻木...

【凛泉】Little Children--misty(3)

Pay Addition

钢琴师栗子×母亲泉
孩子是亲生的,非abo世界观(强行理解:部分男性分化成了B) 

孩子们对泉的称呼是“妈妈”

-----------------------------------------------------------------------------

Second-misty


  小女孩小跑着向幼稚园门口的朔间凛月跑过来:“小熊先生!”

  朔间凛月蹲下身一把把孩子抱起来,开玩笑地和她碰碰鼻尖:“好久不见了,小姑娘。想我吗?”

  小女孩配合地大力点着头:...

【凛泉】Little Children--encounter (2)

Pay Addition

钢琴师栗子×母亲泉
孩子是亲生的,非abo世界观(可强行理解为B×B) 

-----------------------------------------------------------------------------

濑名泉再一次不耐烦地看看自己的腕表,现在距离回程的飞机起飞还早得很。


本来只是受到医院的安排出差来这边参加研讨会,但是同行的人显然是打算借机游览一下当地的名胜,最终回程的机票定到了晚上。

而对濑名泉来说,与其浪费时间在这些无谓的游乐上,他更愿意回家陪孩子甚至是继续工作,况且晚上的飞机就意味着他直到...

【凛泉】Little Children--encounter (1)

Pay Addition

钢琴师栗子×母亲泉
孩子是亲生的,非abo世界观(可强行理解为B×B)
称呼可能存在雷点

-----------------------------------------------------------------------------

First-encounter

   朔间凛月打着呵欠昏昏沉沉地从长椅上撑起身来:“呃,阳光好刺眼,果然不应该在这种地方睡午觉吗?”朔间凛月慢吞吞地挪动着身体,伸手去捞放在椅子下面的背包,“啊哈~果然还是不想到这种人多的地方来,如果琴的配件没有坏掉的话。”朔间凛月自...

【泉凛】 Long shadow with sunlight (下)

 )    中 )

为方便阅读此篇包括:

下篇三篇:

Sun   Shadow  Shimmer

尾声部分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SUN>

钟楼的顶端巨大的铜钟的阴影里,濑名泉小心地把怀里的朔间凛月放下来。濑名泉俯视着眼前或熟悉或陌生的小镇询问自己的爱人:“钟楼吗,为什么想来这种...

1 2 ————
©Ki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