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ki

es杂食~凛泉凛,爱他们一辈子
随机掉粮,欢迎勾搭投喂

【凛泉】Little Children--misty(3)

Pay Addition

钢琴师栗子×母亲泉
孩子是亲生的,非abo世界观(强行理解:部分男性分化成了B) 

孩子们对泉的称呼是“妈妈”

-----------------------------------------------------------------------------

  小女孩小跑着向幼稚园门口的朔间凛月跑过来:“小熊先生!”

  朔间凛月蹲下身一把把孩子抱起来,开玩笑地和她碰碰鼻尖:“好久不见了,小姑娘。想我吗?”

  小女孩配合地大力点着头:“想~”...


【凛泉】Little Children--encounter (2)

Pay Addition

钢琴师栗子×母亲泉
孩子是亲生的,非abo世界观(可强行理解为B×B) 

-----------------------------------------------------------------------------

濑名泉再一次不耐烦地看看自己的腕表,现在距离回程的飞机起飞还早得很。


本来只是受到医院的安排出差来这边参加研讨会,但是同行的人显然是打算借机游览一下当地的名胜,最终回程的机票定到了晚上。

而对濑名泉来说,与其浪费时间在这些无谓的游乐上,他更愿意回家陪孩子甚至是继续工作,况且晚上的飞机就意味着他直到...

【凛泉】Little Children--encounter (1)

Pay Addition

钢琴师栗子×母亲泉
孩子是亲生的,非abo世界观(可强行理解为B×B)
称呼可能存在雷点

-----------------------------------------------------------------------------

First-encounter

   朔间凛月打着呵欠昏昏沉沉地从长椅上撑起身来:“呃,阳光好刺眼,果然不应该在这种地方睡午觉吗?”朔间凛月慢吞吞地挪动着身体,伸手去捞放在椅子下面的背包,“啊哈~果然还是不想到这种人多的地方来,如果琴的配件没有坏掉的话。”朔间凛月自...

【泉凛】 Long shadow with sunlight (下)

 )    中 )

为方便阅读此篇包括:

下篇三篇:

Sun   Shadow  Shimmer

尾声部分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SUN>

钟楼的顶端巨大的铜钟的阴影里,濑名泉小心地把怀里的朔间凛月放下来。濑名泉俯视着眼前或熟悉或陌生的小镇询问自己的爱人:“钟楼吗,为什么想来这种...

【泉凛】 Long shadow with sunlight (中)

 )     下 )

段落间有时间变化

后半部分有车,不影响剧情请自行避雷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小濑,我要吃苹果。”朔间凛月裹在厚厚的被子里只露出一个头,面颊红通通的透着虚弱的神色。“张嘴。”濑名泉把刚刚切成丁的苹果喂进他的嘴里。

  “明明上...

【泉凛】 Long shadow with sunlight (上)

 )     下 )

段落间有时间变化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_


“好热啊小濑~”

南方的小镇,正值炎夏的中午,燃烧的太阳烘烤着大地,加上从海面上滚来的层层热浪,好像置身于烘焙炉里一般。

只可惜他们的马车就是在这个时间到达的小镇,火辣的太阳很快把朔间凛月的好心情烧成了块硬邦邦的黑面包。...


【泉凛】小妖精

 龙泉×小魅妖精栗子(完全看不出来

完全写不出脑海里的画面

--------------------


冬天的酒馆里总是显得温暖而喧闹。

 “叮铃铃”门铃响了起来,一位金发的青年走了进来,抖了抖身上的雪,选了远离喧闹的角落坐下。


房间的另一边,浅灰色头发的男人在喂一个大约五六岁的孩童吃饭。黑色小脑袋不时的扭动,浅灰色头发的男人就皱着眉出声提醒几句。

红色眸子的小孩子就乖巧的张嘴,咀嚼食物时鼓起的两颊就像松鼠好生可爱。也难怪这个有着冻湖般眸子的男人会愉悦地摸摸他的头。


“泉桑?”金发的少年起身向男人打了个招...

【凛泉】婚

大概是旧社会婚娘泉×少爷栗(←十分不精准的定位)非性转

关于婚礼流程:来源于百科和琦君的散文

-------------------------

“游君,你大婚的日子哥哥可是盼了很久了,高兴一点吧。”

 濑名泉还在给游木真整理婚服,而在不久之后,他捧在手里的这颗珍珠就要嫁作人妻。

 “但是,我不想嫁给衣更君,至少不想在素不相识的情况下……”绿色的瞳孔里再次泛出泪光。


濑名泉记得,几天前一向胆小的游木真反抗了这里的管事,半夜伏在他怀里止不住地低声啜泣,大概就是为的此事。

衣更家这次的决定的确太过于仓促……


只要游木真能够幸福的话,濑名泉向来...

【凛泉】短打0430

写不完和写不全的短打堆积


------------------

病友梗(失明泉×急性恶性病栗子)

 “小濑,小濑快醒醒!”入眼的还是无尽而熟悉的黑暗。

“小熊现在应该还很晚吧?”濑名泉因为被叫醒而显得很焦躁。

“反正小濑看不见,白天黑夜对于小濑来说都是一样的啦。”他大概能想到朔间凛月是什么表情。

一样个鬼啊!白天我会吵你睡觉吗!

“明天,我就要进行最后一次手术啦,终于可以离开这个讨厌的地方了。”听声音倒是满怀的欣喜。

“小濑的手术肯定很快就会有机会的。等我们都康复了,到时候我们还可以像现在这样聊天,也可以去天南海北旅行,真是让人憧憬的生活,不是吗?”...

【凛泉】缭乱

酒吞蛇泉节分3p

节分:二分二至日的前一天,多指春分前一天。撒黄豆,鬼出去,福进来。

—  — — — — — — — —  — — — — — — — — — —

图片版


外链版(也是图片)